论坛广播台
广播台右侧结束

主题: 南大门之:南门往事(下)(章鱼作品)

  • 五三班
楼主回复
  • 阅读:3224
  • 回复:14
  • 发表于:2014/9/25 14:28:00
  1. 楼主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龙南社区。

立即注册。已有帐号? 登录或使用QQ登录微信登录新浪微博登录

第8节小枣和大牛

   回到茶籽山后我们惊奇地发现那只踏破铁鞋无觅处,回来全不废功夫的公牛,带着两头母牛,当然有一头是树猴家的,另一头就是小枣家的,就在那个近黄昏的下午,小枣出现在我们眼前,看见我们狼狈不堪地跑回来,然后我们不失形象地整理一下,
   我说,小姑娘,谢谢你,怎么称呼
   她说,不用谢,我是小枣,村里人都叫我小草,爷爷在家等我,明天见,
   黄昏已过,等待只是夜幕临近
   第二天,原地又见小枣,枯瘦的小手提着菜篮子,右手拿镰刀,衣服破旧而且洗得已经失去了本身的颜色并不脏,除了肩部和膝盖部有较明显补丁外,加上头发也不是那么乱,虽然上衣短点,裤子也不合身,给我们感觉都是小一码,小衣服,小裤子,小嘴巴,小鼻子再加上单眼皮的小眼睛,肌黄缺乏营养的小脸,所以小枣长得并不难看,我们三看着她,自言自语地,小枣,小草,的确人如其名,
   石头说,都是小的我喜欢,啊!我心中的女神,难怪老妈常骂老爸心里只有小的,老爸的基因果真厉害,传给我还是喜欢小的,
   我说,是啊!女人们都喜欢穿小的,小裤衩,小蛮腰,恰好展示她们曲线美,
   树猴说,不一定,有些地方大些还是让人抓狂的,
   我和石头倒是很正经屌他,大你大爷!
   石头走了过去问小草,怎么都是小的呀!
   小草正在摘猪草,头也没回的答,你们臭男人不都喜欢小的吗?
   我们哑然然后傻傻的笑,
   小草直起腰脸上没有表情说,你们要大的吗?我也有,
   我们三眼睛定格在小草胸前,许久后听见小草说,一群小流氓,大牛快来保护我
   然后听见一个浑然雄厚的声音,奶奶的,谁呀!想找死,
   一个比我大比我更肥更有肉的大胖子大块头出现在我们眼前,
   我们赶紧说,误会,误会了,开玩笑的
   小草对大牛说,不许说脏话更不许骂人,
   大牛说,那好,我从新来一遍,谁呀!想找死,
   原来是台词我们接着说,误会,误会了,我们的良民,良民的干活,
   很明显没奶奶的对白,对方再雄厚的声音也表现不出那种救人的英雄气概,
   很快我们就玩在一起,打成一团,自称为独立团,年轻就是好,三言两语便可认识朋友,互相倾诉各自的理想和不是心事的心事,不是秘密的秘密,从来不用防着对方,更不用强颜欢笑地应对,更无需见面后说一大堆屁话恭维的言辞才会把话题引入正轨,
   大牛似乎和牛差不多,走起路来上气不接下气地猛喘,是不是这个原因导致他很少说话,我想应该是,一个人连气都喘不过气来,自然开口的机会就少,我问他上学没,他一会摇头一会点头搞得脸部肥肉直晃,才知道才确定上过三年小学,班里都是第一,成绩这么好怎么不上学,他竖起小指说是倒数第一,早说吗我他妈的还以为是人才,我就竖起中指鄙视他,他居然和我说,前后都是第三,这时人与人,胖与胖的差距就这么大
   大牛不但话少而且有一句没一句断断续续的表达,你不问他一天也没不会从嘴里放个屁,有事没事就往没阳光的树下呼呼大睡,有些生物爬上他身上居然毫无反应,我们一致认为就是传说中的龟息大法,小草则以摘猪草,割牛草为主,喂得一头牛跟大象差不多,我们感叹独立团有如此没有战斗力的成员而悲哀,甚是苦逼,
   石头说,他们才是独立的,我们更似PTU,
树猴问,什么是PTU,
   我说,树猴才学疏浅了吧?多学习多看书长点知识没有错,以后你从军混个司令当当,今天胖哥我给你说道说道,三个英语是简称,石头那个什么了,你说说
   石头说,你少来别他妈的装逼,
   石头屌完后接着说,就是机动部队的意思,一九五八年香港成立的
   树猴说,就是很厉害的那种,
   石头说,差不多吧?
   我说,小草大牛两个怎么有点怪怪的,
树猴说,不会呀!都很忙,大牛忙着睡觉,小草忙着摘猪草割牛草,我们忙着玩,
   石头说,就是没有组织纪律性,觉悟差点而已,在一起我们教育教育就ok了,
   我说,也是,也是,看牛的事交给他俩,我们可以逍遥自在了,想干嘛就干嘛去!
   哈哈哈哈哈哈!!!!!三人奸笑着

第9节小草的家境

   小草和大牛的家在上屋大水库后面,很多村民都迁移他处,因为到达水库后面交通不利,那里居住户主已经不多,我问过从那搬出来有些年头的村户,是有这么一家人,据他说,
按年头算小枣应该和我们差不多大小,因为搬出来后基本就没回去过,土坯房也倒塌土地已经荒芜,本来还有几亩稻田可以种植,现在都在搞种养,养鱼户承包水库后,为了放养更多鱼,把坝面提高许多,水位涨高后,把全部稻田淹没,现在估计连影都没有啰!
   有人问,怎么不上访呀!
   他说去了,某某部门说不允许水土流失,保护小流域,珍惜水资源,叫我们到某某政府问问,政府相关人员说是先一部分人用科技养殖先富起来,让村民别老想着个人私利,大局为重等等等......让我们到某某部分解决,更让我们困惑的是养殖户富起来了我们会不会饿死,然后我们游走于某某部门和政府之间来回折腾,折腾累了也就不再过问,老百姓要过日子不可能老这么折腾,
   有人问最后解决没有,
   他说解决了,以租赁形式给了养殖户,虽然少点,总好过没有吧!
   我问,那小草家吃什么,
   他说,老叔是革命之家,以前为国打过仗,政府政策有关照,也有工资,哎!说着说着就叹气,你看啊!一老一小,老的我想这几年已经走不动了,有工资也拿不着呀!可怜哟!怪只怪老叔儿子不争气和思想守旧偏要生儿子,结果生了现在的小枣,小枣妈妈生她时,身子坏了再不能怀孕,他摇晃着头,可惜了,我现在不是育两闺女不是很好日子过得也差不多,大贵(李爷爷的儿子)和她媳妇三天两天吵没完没了,慢慢地大贵沉迷赌博天天赌夜夜赌,
   我说,叔能不能简洁些,挑重要的说
   他说,不能,今个我得跟你说道说道!
   他挠着头发问我说到那了,记性不好,一打茬就忘了
   我说,赌
   他猛地拍脑壳,对对对,小枣刚生那会家境不错,大贵包煤窑赚了不少,结果都输光了,输光事小可从头再来,债台高筑变买煤窑也不够,最后自己拴身炸药跑煤窑去炸死了,落个尸骨全无,小伙子你长大可别赌哦,我可得教育你,这就是典型悲剧,知道吗!
   后来小枣妈得了间歇性神经病,时好时坏,大贵走后心痛的很,人在世时夫妻吵架都恨不得对方早点死,可没了以后小枣妈还是没完的吵,仿佛大贵还活着,村民们由可怜进入恐怖阶段,那些个晚上根本就没睡过安稳,再后来小枣妈就走失了,有人说进了野人谷,还有人说在城里见过,具体就不知道了,听说小枣上过三年学,成绩都很好,不说了不说了我还得回家做饭呢!搞不好就挨老婆骂,
   现实无非如此,在世时不珍惜,来世如何只是未知,
   石头树猴听我说后,都以泪洗面,觉得可怜都暗自下决心好好照顾小枣,看牛的事就全由大牛担着,
   石头说,万一大牛身世更可怜怎么办!
   我说,那有那么多万一,女士优先照顾,发扬传统美德,看你这觉悟怎么老是升级不了
可知小枣和大牛是同年弃学的,那等于在他们班去掉了一个最高分,去掉一个最低分的评选班体,小枣所说的那个女人应该就是她母亲,
怕她伤心我们亦不敢多问,本来就没有笑容地脸蛋并不想在伤口撒盐,我猜想小枣的笑容会怎样呢?

第10节黑驴蹄子

   所有的密谋都在人不知鬼不觉的进行,似乎我们三要去干件大事搞得我们神经兮兮的,或许真能挖个古墓出来,可历史记载我们这里以前并没有什么大人物出现,除了一些地主土豪外都是贫农,客家围就是地主最大的成绩,
年轻时想什么做什么,年轻时总是相信奇迹会出现,于是我们三常常傻B一样发挥幻想挖个商朝的东东出来,
   准备好铁锹,锄头挖掘地简单工具后,我们还得找到治邪避邪东西,树猴听大人说红布可以避邪驱鬼,罗盘和鲁班尺可以真正起到驱凶鬼作用,而鲁班尺一定木匠师傅用过的才行,除此之外树猴还带上双截棍和他用铁钉磨锐的暗器,
   我们鬼鬼祟祟地集结在一起,
   我说,我们都对挖墓没有经验,会碰到棘手事情,万一真搞出个古墓,我们进不了或有暗器咋办,
   石头说,那些都伤不了我们,安全才是主要的,万一真搞出个僵尸或者粽子出来就麻烦啰!
   树猴说,妈的,那来这么万一,倒底干不干,不干拉倒,
   我说,当然干了,总得有个黑驴蹄子吧!
   到县城后当时那有驴,根本见都没见过,到菜市场也没有,有猪肉有牛肉有马肉就没有驴肉,经过慎重考虑后,只能指鹿为马,
   当晚我激动地快一晚没睡,翻来覆去辗转难眠,没想到三人一会面都说起来特别早,可能和我差不多,早早带着家伙赶牛直奔茶籽山,山里雾气很大视线不好,分辨不出小枣她们来没有,把所有东西放在我边上然后各自背靠茶树闲聊起来,我可能是第一个在闲聊时浑沌地睡着了,
   一阵微风吹过突然由脚而上的冷,我不自主地颤抖一下看见一个女人幽魂般在对我招手:过~来~~过~来~~,~过~~来~,头发垂掩于面显露出鼻子和一张嘴双手不停象是在招魂,~过~~来~,~过~~来~,我很不想过去,但是双脚却不听使唤地跟了过去,女人越走越快,不情愿的双脚拼命地追,始终追不上,我试图看清她的双脚所以一个劲盯着,为什么没有脚掌的人会跑如此之快,难道她是鬼,记得村民说鬼是没有脚的,正犹豫间忽然发现自己身处野人谷最畏忌的鬼打墙的地方,然后四周传来女人的狂笑声耳边嗡嗡作响,我双手捂住耳朵使劲喊,树猴,石头,四周除了女人狂笑外仍未见一人,我绝望地背靠着松树,
   露水一滴滴落在我头上凉嗖嗖地感觉,睁开眼睛发现了小枣和大牛两人面无表情站在我们面前,原来刚才做了个梦,这两家伙是不是可以侵入我们大脑呀!我想着就唤醒石头树猴俩后,
   我说,刚才睡一会就做恶梦
   树猴说,我也是,梦见我们挖呀挖,挖出一把宝剑和两本秘笈,我打开一看原来是本葵花宝典而且是残书下卷,打开另一本却象我的数学作业本啥都没有,你俩说是无字天书,我们三都没有天赋资质眼睛都瞅的黑白电视一样,仍然没找到半个字,证明我们三与此书无缘,与屁股倒是有缘,急时擦擦屁股吧!我又拿起宝剑抽出,那知一道剑气把你俩从腰砍断流出牛奶一样的血,惨呀!不小心杀了你俩,怎么办呀!就让你给推醒了,
   他俩问我梦到啥了,我对古玩之类感兴趣,不同于树猴,我说梦见女鬼不知道是不是小枣妈,石头胆子略小一看雾气还很大说是这天气鬼容易出没,我和树猴屌他,什么鬼出没,熊出没吧!还不如光头强呢!
   小枣说来带上她让大牛看牛就好,我们说不行,前路凶险未卜带个小姑娘随时想尿尿多么不便,小枣说不怕,你们尿尿我就转过身去,      我们摇头,
   小枣哭泣着说,要去找妈妈,爸爸连块骨头也没,如果妈妈死在野人谷里,起码得有根骨头......
   我们和小枣一样的难过,难过得没法拒绝一个小姑娘,
   石头走过去拉着小枣的手安慰说,小妹妹不要难过了,我们一起去,啊!你的手怎么那么冷,是不是感冒了,
   小枣说,不是,雾大有点凉吧!我没事,没事

第11节开土挖坟

   雾未散尽,通常这样的天气都是阴天,
我们引吭高歌:
向前进,向前进.
战士的责任重
妇女的冤仇深
古有花木兰替父去从军
今有娘子军扛枪为人民
向前进,向前进.
战士的责任重
妇女的冤仇深
向前进,向前进.
战士的责任重
妇女的冤仇深
共产主义真当是领路人.
奴隶得翻身,奴隶得翻身.

   很显然并没有第一次进谷那么恐怖,再者也没必要写的那么吓人,以歌声进入主题进入谷内也没什么不好,多欢快多活跃,正所谓初生牛犊不怕虎,牛犊也是这么死翘翘的,
   事实上并非如石头所说的古墓,只是几个没有墓碑的小土坟,坟丘上长满了野草间隔两米左右就一个共六个,树猴抡起锄头就下去,我忙阻止并屌他说,野蛮行为,文明点,按书上指导开土前必须有仪式,所以我就按葫芦画瓢向不知名的山角跪拜,口中念念有词,然后又跳了段不知名而且难看的驱魔舞蹈后大吼一声,周围鸟类都给吓得飞起来,他们几个赶紧捂着耳朵声震四周,回声不绝于耳地回荡,
   我举手双手不停地颤抖说,~~~开~~~工~~
天灵灵,地灵灵~~
   树猴一把把我拽住说,你妈的,真恨不得一脚揣死你,神精叨叨的还有完没完,开工吧
   我说,书上都这么做的,开挖!开挖!
   回头一看妈的石头早干上了这孙子比猴急
   第一个土坟太让我们失望除了有些一捏即碎的碎骨什么也没连块像样的棺木也没有,于是挑个大点的坟墓挖,
   不负众望我们挖出一具棺木,但是比较特别,小时候很怕上厕所因为厕所上面常有放具备用棺木,猪肝色油漆写有福寿二字一般都会用稻草掩盖着,不认真看发现不了,往往上厕所时却是看得特别认真,女性更为突出,不想让人偷窥东张西望地观察不想见具棺材,然后连裤子都吓得忘记提起,反而让别人看见,闹出很多的笑话,
   为什么说这具棺木特别呢!因为棺木是长方形棺盖没有弧形,而且是用松木做的,用松木做棺材是少又少,家里有句俗语:万年衫木千年松,意思是说衫木风干放在干燥处可以放万年,这也不假古建筑中有很多用于衫木保持至今亦有,千年松就是说如果把一棵大的松树用于防堤坝常浸透于水中可以浸千年不会完全腐烂而且坚硬,所以我们在河里常有见,而且害死不少喜欢游泳往河里跳的人,所以松木棺埋藏得于地形区别,如果坟穴本潮湿加上土壤的原因,再是一个山势是否适应安葬,等等许多原因都会产生尸变,
   这种长方形棺盖无弧的棺体,我们这边一般用于尚年轻死亡的棺材,夭折死人才用这种棺材,
   我们细端详着然后听到里面有动静,我们迅速往后退,这具棺材我想恐怕很邪恶,看来只有打电话叫林振英从香港过来治它,这当然是不可能的,
   树猴紧紧地握住锄头看样子真担心有僵尸蹦出来然后一锄头锤过去,石头躲在他身后,时不时伸出头来看,
   我对树猴说,往后站点
   他说,怕什么
   我说,会不会有尸气,
   他俩往后挪了一步,我示意再远一些,惹上尸气可不好,这倒也不是很重要,最担心却是鬼附身,兄弟惨杀就麻烦,我在家已经研究过许多书本包括林振英的电影,
   我又喊石头,把准备的工具拿来,特别是黑驴蹄子,红布,糯米,鲁班尺,
   石头啊的一声说,没找到,不见了
   我说,怎么可能,明明带来了,难道落在茶籽山了,
   石头又啊的一声尖叫,我们屌他神经病都吓出来了,他说,小枣不见了,
   这才发现小枣真不在四周,石头说,你们看着棺材,我去找小枣,
   我说,还是我去找,你们看着,
   树猴说,这种时候都他妈的想遛,试试看我锄死他,
   我们笑着说,开玩笑的
   小枣是人不见可以找,而那些避邪东西明明带来却找不着,所以我心里彻底地没了底气,棺材里面又传来轻微地动静,又不能如此僵持下去,关键时刻小枣又不知去向,
   树猴示意我走过去砸棺木,我心想妈的这么艰巨的任务交给我,没办法我举起锄头慢慢靠近,树猴从口袋摸出暗器用钉子做的捏着三只飞镖,真担心这屌毛搞不准,把我当成肉靶,
我猛地砸过去,叭地一声响,从棺木边上蹿出几只大老鼠,只见树猴手一扬三只暗器飞出,一只老鼠唧唧而死,我和石头惊讶地舌尖都出来了,真她娘的厉害,就这一手我想拿个吉尼斯纪录绝对不是问题,他的飞镖有毒用碾碎的辣椒和农药浸泡过他称这做法为喂毒,我一直怀疑到底这么做靠不靠谱,他的说辣椒辣,农药毒应该可以,要不在我身上试试,我说那可不行,等你研发好解药再说,

第12节一条腿骨骼

   许久后棺材里没了动静,原来老鼠搞得鬼虚惊一场,我们慢慢地把棺盖撬开,一股臭气扑鼻而来说不出是那种臭气,三人赶紧用衣服捂住呼吸往后退三米左右,这时棺盖并没有完全打开,我又慢慢地靠近一手捂着嘴鼻一手拿起铁铲找到间隙用力一撬,把整个盖撬落着地,我生怕有粽子或者僵尸蹦出来,把铁铲一扔扭头便跑,树猴一把把我拽住说,没事跑啥!
不知那来的一阵风把厚厚的云吹开,太阳露出毒辣的笑脸,我告诉他俩所有阴森鬼魅都惧怕阳光的,我们必须抓着有太阳的这个时候事不宜迟一探究竟,我们三捂着嘴鼻往棺材里一看才真正给吓傻,我所处位置刚好是棺材的中间而他们俩在左右棺材两边,忽然这具干尸直挺挺地坐了起来与我刚好对面,只见一只舌头往我脸上舔一下,我浑身发软当场晕厥过去,迷迷糊糊听见石头说掐,再掐,我感到鼻子下面一阵痛感,
   我说,轻一点行不行,别把胖哥再掐晕过去,
   树猴说,天呀!总算还会说人话,死不了就好,
   我说,僵尸呢!
   石头说,那个僵尸能经得起小胖这么一晕,连僵尸都他妈的晕死,
   我说,少来羡慕哥,明明看见一个黑黑长长的舌往我脸上舔,
   树猴说,那是一只三条腿的蛤蟆忽然从干尸口里跳出来,刚好碰到你脸上,你真他妈的不争气硬是给吓晕过去,
   我说,那是只招财金蟾,捉住没有啊!
   石头说,没有
   我气愤地说,妈的你俩四条腿怎么就抓不住三条腿的蛤蟆呀!真丢人,
   石头说,早知如此就没必要把你弄醒,干脆抓蛤蟆算了,
   我说,抓只三条腿的蛤蟆,我们就发达啰!不是说两条腿的人到处都是,三条腿的蛤蟆难找,证明多贵呀!错失良机,失不再来
   树猴说,已经跑了别净扯淡,你这没良心的家伙,赶紧看看这干尸,
   我往天上看了看,太阳又溜进云层的睡觉了,
   我想这干尸会坐起来多半是太阳烘烤有关,导致尸组织收缩才有这么一种现象可能这个时候尸体与外界空气接触定会氧化,
   但让我们更奇怪地是尸体口内怎么有三只腿的蛤蟆这使我们莫名其妙,而且我们检查了这棺材,四周良好无间隙到底又怎么进入棺内,真是丈二和尚,干尸出现了严重腐烂比我们想象的要快得多,难道用松木做的棺材和松香导致成干尸,还是那只三条腿的蛤蟆有关,我们没有研究,就是用我们的知识也研究不出个所以然,
   这不是如大家所想的古代干尸,因为我们发现了许多青天白日徽章,树猴说是国军兄弟,经我判断的确是国军兄弟,石头说,经我确认你这是屁话,
   这个国军可能上战场时受伤失去了一条左腿,因为边上还有一只拐棍,埋葬这位国军的那个人考虑真周到,军装很快就成死灰色,我们三看着干尸皮肤在脱落成灰,逐渐地露出白骨,腐烂如此厉害是跟蛤蟆有关?还是和空气有关?我们也研究不出个所以然,
   果然他是受伤切掉骨口整齐,顺着骨骼往上看我们又发现了一个盒子和一个口杯我拿起来擦干净写着第十二集团军第二团,盒子长约三十公分宽约二十公分高五公分没有锁,也不知是什么木质做成的,里面会是什么东西我们都迫不及待地想知道,我们认为最大的可能是把手枪和匕首之类的军用品,你认为会是什么呢?
   我突然想起了小枣,一个小女孩进谷会到那去看似瘦小的她那来这么大的胆子,居然脱离群众不见踪影,不免有所担心,她怎么确定她母亲死在这里呢!我想这么多年过去了就算有骨骼也被野兽啃光或者腐蚀成泥,再则谷内是否真有野人存在也难下定论,如有的话小枣会不遇上,但是此刻我们最兴趣的还是摆出我们面前的盒子,我们把呼吸都调整一下尽量使自己平静下来,
   树猴说,谈定,再谈定,让我们真正见证奇迹的时刻到了,

第13节六个伤员

   接到命令我们在雷公山抗击日本鬼子并开始做战场防御事务,当地百姓自发组织参与了战争,因为我们原驻扎在本地部队大部分已经调离留在后方的是我们这批很少上战场而且战斗力低伤员众多人在这里,尽量做了不少的防御,战事打响场面异常混乱,鬼子先用炮弹对我们进行轰炸然后才冲刺,我军不力节节败退,不幸弹片炸伤,被当地李姓男子救下,从此和伤员们在一起,日本鬼子在当地抓百姓做物资运输后很快便离开了,但是没过多久共军占领了这里,当时能走动的伤员都已经撤离,留下我们六个残疾成了众矢之的,李姓男子见我们可怜,把我们转移到一处山谷内的山洞中,
   李姓男子不时会送粮食给我们,我们管他小李,从他口中获悉国军兵败如山倒形势很大的转变,对我们特别不利,我们缺衣少粮,而且大家的伤口开始严重恶化,没有医治物品和消炎药六人无非在这等死,小李送粮食次数增多不免让人怀疑,我画张图纸给他让他在外面按图做路障,虽然起不了大作用让人迷迷糊糊的以为是鬼打墙,
   由于山洞潮湿蚊虫众多,伤口恶化六个伤员相继而亡小李把他们埋葬在一排,
   盒子里放着一本日记我翻了翻都没有找到他的名字,可能他转移到山洞后无聊而写的,从语句上的吞吞吐吐和表达也不清晰字迹来看,当时伤口发炎估计十分厉害,怎么我们挖出来的这位国军尸身却成干尸,我们很迷惘,至今在我们心里都是个迷,
   我们埋怨着挖了半天什么也没有得到,只好封棺木从新把这国军埋回去,
   小枣这时又神出鬼没的在身后走来,我们责怪她,她依然面无表情,石头激动地过去拉她的手,随即又放开惊讶地问,怎么你的手还是这么冷,
   树猴说,男人摸女人的手都爱这么说,表示很关心对方,又让对方不觉得占便宜,两全其美的事,
   石头说,不是的,我老感觉那天拽我摔跤的感觉一样冰冷,
   我说,你神精过敏吧!
   忽然听到小枣说,在谷内找到母亲遗骨,我们看见她手里提着袋子,里面装着一些骨骼,准备回去后埋葬,让我们帮帮她
   石头问,怎么死的
   小枣说,上吊的,树枝上有绳子地下是骨头,
   我们不想把再把话延伸下去,收拾东西出了山谷,小枣带着我们经过一些小道来到一个山凹下然后我们看见有两个小土坟,按她的意思排着挖坑埋葬,完成这些后虽然是阴天感觉已经不早了,除此之外我们担心牛会不会让大牛看掉了,还好大牛除了能睡还算尽职,这样的家伙不胖都不行,赶着牛我们回家
   石头说,今天运气真不好,挖古墓吧挖出个国军,还得下葬上吊死人骨头沾一身晦气,
   我说,也是,真不利,你们说那本子所说是不是小枣爷爷,他也姓李而且也打过仗,我们明天问问!
   石头说,还嫌晦气没沾够,要去你们去,我可不去,
   树猴说,真不够意思啊石头,
   石头说,最近我们老是神神秘秘的,再说我又不放牛,爸妈肯定不放过我而且他们总是在吵架,好像关系到我,不知道爸妈会不会离婚,要去你们去,爸妈吵架让我心情很不爽,
我说,不会离的,你那么聪明又懂事成绩又好谁都喜欢你,大人们都会想着自己的孩子,
   树猴也一起安慰他,
   现在离婚率越来越多,不知道会给他们成长中带来那些苦恼,不要想着以后如何去弥补他们,那只是以后的事,更不能保证以后会发生什么,何必是以后呢?

第14节预料之外

   第二天,太阳高照,可能太阳昨天睡了一整天精神饱满今天也起了个早恨不能把地面所有东西烤焦,
   我和树猴沿着水库路道而前,可能养殖户把路扩大了拖拉机都可以进入,让我们感觉不是所述如此难走,绕过一处山凹我们就到达上屋村,地处不算偏僻应该是水库尾部了,水库的确占据不少良田,
   按本地建筑构造一样,中间是祠堂,祠堂门口是已经干枯的池塘,左右后面是两排房子,右街沿一米用青砖铺设,下面是鹅卵石铺成,右边前后两排青砖明显有苔藓,而且房子倒塌一部分瓦砾到处皆是,证明这边已属无人区,左边还有明显车轮碾压印痕,地面鸡粪很多,左后一排养殖户已经租用,左前一排三间也是养殖户用来吃住的再过去住着还有几户人家,门口站着一胖妇女正在,哆哆哆,哆哆哆地用剩饭菜喂鸡,一边喂鸡一边用歪斜眼神盯着我俩,我们客气的问李姓爷爷住房,她未应声指指祠堂后面,我们应声道谢,
   来到祠堂后面的一个转间,就看见门户上挂牌‘革命之家‘屋里黑黑的,老人支着拐棍手里捧着茶杯挪走出门口,在一张破旧的竹椅上躺下,我问,您是小枣爷爷?老人一只眼睛不是很好,用另一只眼打量我们,然后点头,我说是来找小枣,她在不在,李爷爷说去放牛了,你们是小枣同学吗?我们也点头称是,我试着问能不能到小枣房间看看,李爷爷说可以,没关门的就是,
   树猴进去看后对我说,小枣房间蜘蛛网很多好像很久没人住,桌上有写字本铅笔灰尘很后,
   李爷爷好像听到了我们对话,小孙女今天早上去放牛了,
   我又问,听说您以前是民兵营长然后又在政府工作,还打过日子鬼子,
   李爷爷说,那是以前的事了,现在老人啰
   我说,您知道六个伤员国民党军人吗!
   李爷爷一阵沉默然后摇头,我追问,野人谷的伤员是您救的吗?
   他又摇头,我说,现在解放这么多年了,已经过去了不怕的
   老人有些燥动挥手叫我们离开,我从口袋拿出画好的三脚蛤蟆,看后异常激动,滚,你们滚,
   我们说,李爷爷别激动,放松点,
   李爷爷仍然很燥,茶杯摔破在地,然后低着头细微的说,公安同志,我坦白,
   我们说,我们不是公安局的,我们是小枣同学,
   李爷爷继续自故自地说,我坦白,坦白,当时我处于可怜他们,把他们救了然后转移到山洞,我入谷次数增多人们说我通匪,我看他们也活不了多久,而且我就快命任为民兵营长步入政府机关工作,对我以后前途影响甚大,决不能错过机会,我就把他们杀了,而且杀了国民党余党又立了一功,
   我指着图蛤蟆说,这个呢?
   李爷爷说,没拿,我没拿,没找着,
   他渐渐地平躺着,不再言语和激动,说出纠缠他几十年的内心深处的秘密,他完全可以放松平静下来,
   杯子落地惊动了喂鸡的妇女并对我们喊:干什么后生仔,老人家有老人痴呆症,可别吓着他
   李爷爷对胖妇女招手说,小枣放学了快过来,你看公安局领导来看望我们了,党的政策好
   我和树猴静静地看着眼前这个老人,
   一个人犯下不可原谅的错心里隐藏着不可告人的秘密几十年后得以吐露,这是什么感觉是不是可以更加平静与安详呢?更何况这秘密纠缠着使他内疚懊悔了半辈子,对于一个垂幕老人而言还有什么看不透看不穿的?苍天已让他饱受失去亲人痛苦让他得到应有的处罚,

第15节进入尾声

   不管在生活中发生何事,仍然要面对生活,就像一个人犯下何种原谅与否的事是不是也要负责和担当呢?
   自那以后我们再也没有见过小枣,她是可怜的让人婉惜的,我们甚至很想知道她的笑会是怎么样的,她应该和我们一样有书可读,有伴可玩,可以笑也可以闹,是快乐的而不是悲伤的

   故事进入尾声我不想再继续延续下去了,因为已经写了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在里面,再则短篇也不错,写长了厚厚的一本我思路不好,或者会接不上来,所以我往往看书都练些中短篇来看,有的意味深长很有启发,有的哲理很深需要深度理解,也就像一部电影会留给观众许多的猜测,意味地理解,面对整个金钱观或者说拜金主义的世界里,特别在国内在中国传统文化里在丢失固有的中华美德,大体上的事我不想多说,这是个很大的一个群体要做的事,依凭个人肯定是不行的

   但是故事的尾声还是要说的,
   某一天我们遇见胖妇女,问起了小枣
   我尊敬的问,阿姨,小枣在家吗?
   胖妇女说,死了,在你们来上屋村的四年前死的
   我说,怎么可能?前段时间都在一起
   胖妇女说,认错人吧?四年前小枣掉落水库,大牛去救结果两人都淹死了,埋在山凹下
小枣,大牛在四年前就死了,我们听后顿时脑壳嗡嗡作响,毛骨悚然,(故事完)

   小说故事都是按需要的发展而发展,而人生呢?
   我开着拖拉机于2014年9月29日上午完成,地点廉租房工地,国庆前

章鱼作品请勿抄袭,章鱼版权所有



来自手机版
关注同城热点 获取最新资讯 点击查看更多本地热点话题
  
  • 情种
  • 发表于:2014/9/25 14:36:51
  1. 沙发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等了这么久终于更新了
(0)
(0)
五三班
五三班: 要养家要工作所以更新慢,谢谢你的支持
  
  • 死了的天堂爱ゝ
  • 发表于:2014/9/25 16:19:16
  1. 板凳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0)
(0)
五三班
五三班: 多谢支持,一边上班一边写所以慢更新
  
  • 五三班
楼主回复
  • 发表于:2014/9/25 20:11:57
  1. 3楼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还有部分没更新
来自手机版
(0)
(0)
  
  • 五三班
楼主回复
  • 发表于:2014/9/26 12:33:41
  1. 4楼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编辑不了更新困难
来自手机版
(0)
(0)
  • 五三班
楼主回复
  • 发表于:2014/9/27 21:28:09
  1. 5楼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编辑不了更新困难
(0)
(0)
  • 五三班
楼主回复
  • 发表于:2014/9/29 11:11:58
  1. 6楼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故事完
来自手机版
(0)
(0)
  • 发表于:2014/9/29 14:59:41
  1. 7楼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快点更新吧
(0)
(0)
五三班
五三班: 已完结
  • 五三班
楼主回复
  • 发表于:2014/9/29 16:36:10
  1. 8楼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已完成
来自手机版
(0)
(0)
  • 五三班
楼主回复
  • 发表于:2014/10/3 11:31:53
  1. 10楼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错别很多,见谅
来自手机版
(0)
(0)
  • 五三班
楼主回复
  • 发表于:2014/12/6 21:18:52
  1. 11楼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没什人看哦
来自手机版
(0)
(0)
帖子已过去太久远了,不再提供回复功能,请勿尝试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