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户首页>>
 
|
|
|
|
|
分类
社区
逛街
其他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最新案件委托 > 案件详细信息
被保险人基于共同侵权连带赔偿21万多元,保险公司能否免责?


   广州市xx汽车运输有限公司诉中国xx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广东分公司保险合同纠纷案:我方当事人免责。

 

案情介绍

20048月,原告就其所有的粤ABxxxx大客车向被告投保了机动车辆保险,保险期限为2004831日至2005830日,第三者责任险赔偿限额为500000元并购买了不计免赔,20052111330分,原告驾驶员谢xx驾驶ABxxxx大客车在东源县G205线2774KM+350M处,与梁xx驾驶的车主为陈xx的粤AKxx*微型客车发生碰撞,导致梁xx等五人死亡和多人受伤的交通事故。2005219日,东源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认定梁xx承担事故主要责任,谢xx承担事故次要责任。

本案原告依据东源县人民法院判决赔付了受害人其应承担赔偿责任部分的损失,陈xx对其应履行的291968.27元(该赔款原告承担连带赔偿责任)赔偿义务未作出任何履行。20091015日,东源县人民法院就原告与陈xx承担连带责任的赔偿部分强制执行,划扣了原告银行存款134900元,2010128日又划扣了83000元,合计划扣了217900元。

原告为此起诉被告,要求赔付垫付款及利息435800元。

 

代理词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受被告中国xx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广东分公司(以下简称被告)的委托,广东强邦律师事务所指派我担任其与广州市xx汽车运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原告)保险合同纠纷一案的代理人。现依据该案件事实和相关法律法规,发表代理意见如下:

原告20048月投保的机动车第三者责任险,依法应认定为商业险,应当按照《保险合同》的约定和《保险法》的规定确定被告的赔偿责任。根据东源县人民法院的生效民事判决和机动车第三者责任保险条款的约定,被告已完全履行了保险合同义务。原告基于共同侵权行为而产生的连带赔偿责任,依法不应由被告承担。因承担连带赔偿责任而被法院强制执行的217900元款项,原告应当通过向赔偿义务人陈xx行使追偿权来实现权利,而不能转嫁给被告承担。

 

一、本案依法应当适用东源县人民法院审结交通事故受害人提起的赔偿案件时的法律。新法没有溯及力。

2005822日,东源县人民法院就【(2005)东民一初字176号】案作出一审判决;2005109日,东源县人民法院就【(2005)东民一初字174号】案作出一审判决;2005115日,东源县人民法院就【(2005)东民一初字171号】案作出一审判决。在法定期限内,当事人均没有上诉,三案民事判决均已生效。

2008118日、2008324日,东源县人民法院分别对【(2005)东民一初字171号】案、【(2005)东民一初字176号】案作出再审判决。

根据相关法律规定,人民法院已经审结的案件,当事人申请再审或者按照审判监督程序提起再审的,适用审结时的法律。

 本案是上述案件衍生出来的保险合同纠纷,应适用三案审结时的法律进行审理。

 

二、本案机动车第三者责任险的险种性质是商业险。在责任构成上,商业第三者责任险采取的是保险公司根据被保险人在交通事故中所承担的事故责任,来确定其赔偿责任。第三者责任险采用的归责原则是“过错责任原则”,与后来实施的交强险无任何关系。

20048月,原告向被告投保了粤ABxxxx号大客车第三者责任险,保险期限自2004831日至2005830日。参照最高人民法院(2006)民一他字第1号批复(经研究,答复如下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十七条的规定,本案第三者责任险的性质为商业保险。交通事故损害纠纷发生后,应当依照保险合同的约定,确定保险公司承担的赔偿责任。),该险性质依法应认定为商业保险。(详见附件)

在商业三者险中,保险人与被保险人之间的权利义务按保险合同的约定履行,即双方应严格依照保险合同的约定享受权利、履行义务。根据被保险人在交通事故中所承担的事故责任,确定保险公司应承担的赔偿责任。

 

三、保险车辆发生保险事故对第三者造成人身或财产损害的,只有依法应当由被保险人承担经济赔偿责任的,保险人才依据保险车辆驾驶人在事故中所负的责任比例,负责相应的赔偿责任,并且在第三者责任赔偿后,对被保险人追加的赔偿,保险人不再负赔偿责任。

《机动车辆第三者责任保险条款》第四条约定“被保险人或其允许的驾驶人员在使用保险车辆过程中发生意外事故,致使第三者遭受人身伤亡或财产直接损毁,依法应当由被保险人承担的经济赔偿责任,保险人负责赔偿。”

第二十三条约定“保险人依据保险车辆驾驶人员在事故中所负的责任比例,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

第二十八条约定“赔偿金额经保险人与被保险人协商确定后,对被保险人追加的索赔请求,保险人不承担赔偿责任。”

从东源县人民法院的生效民事判决的内容可以确定:广州市xx汽车运输有限公司在三案中合计赔偿223687.33元,中国xx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广东分公司对该赔款承担连带责任。

由此可见,本案被告只就223687.33元的赔偿款与原告承担连带责任,而无须与交通事故另一致害人陈xx就其未赔偿的291968.27元承担连带责任。

因与陈xx承担连带赔偿责任,本案原告被东源县法院强制执行了217900元。如果该赔款由被告承担,意味着事故发生后把陈xx应承担的责任也纳入了原被告之间签订的商业保险合同的保险人责任范围。这不仅违背了保险合同的相对性原则,违反了双方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保险条款》中的约定,而且东源县人民法院的生效民事判决相抵触。

原告把当时的第三者责任险,错误地理解成了不适用于本案的、后来才出现的交强险。

 

四、根据东源县人民法院的生效民事判决,本案原告应承担30%的赔偿责任。被告合计赔付了223687.33元。依法应由原告承担赔偿的相应责任,被告已按照保险合同的约定完全履行。

 

五、原告所负的连带赔偿责任,是基于共同侵权行为而产生的,应当通过行使追偿权来实现权利。原告将这种连带责任转嫁给被告承担,违背保险合同的相对性原则,明显缺乏法律依据,也不符合《机动车第三者责任保险条款》第四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八条的约定

原告在本案中主张的217900元损失,是由于粤ABxxxx号保险车辆发生交通事故后,根据东源县人民法院的生效民事判决确定的内容产生的。虽然也是因为粤ABxxxx号车辆发生交通事故而产生的损失,但该损失是由于原告依照法律规定对交通事故中另一致害人陈xx所应承担的70%赔偿责任所负的连带责任而产生的。该责任最终还是应由陈xx承担。原告在履行了连带责任后即取得对陈xx的追偿权。

 

综上所述,被保险人基于共同侵权行为产生的连带赔偿责任,保险公司免责。

原告起诉主张被告赔偿其217900元损失,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应驳回其诉讼请求。

                               代理人:广东强邦律师事务所 

                                     张志锋 律师

                                  20110128

                                                                                     

 

判决书

广 州 市 天 河 区 人 民 法 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1)天法民二初字第343号

原告:广州市xx汽车运输有限公司,住所地:广州市白云区xx路xx大道xx号。

法定代表人:陈xx,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杨xx、王xx,均为广东xx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中国xx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广东分公司,住所地:广州市天河区xx路xx号xx房。

负责人:张xx,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张志锋,广东强邦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吕积彬,广东强邦律师事务所律师助理。

原告广州市xx汽车运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xx汽车公司)诉被告中国xx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广东分公司(以下简称xx保险公司)财产保险合同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广州市xx汽车运输有限公司的委托代理人杨xx,被告中国xx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广东分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张志锋、吕积彬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广州市xx汽车运输有限公司诉称:2004年8月,原告就其所有的粤ABxxxx大客车向被告投保了机动车辆保险,保险期限为2004年8月31日至2005年8月30日,第三者责任险赔偿限额为500000元并购买了不计免赔,2005年2月11日13时30分,原告驾驶员谢xx驾驶粤ABxxxx大客车在东源县G205线2774KM+350M处,与梁xx驾驶的车主为陈xx的粤AKxx*微型客车发生碰撞,导致梁xx等五人死亡和多人受伤的交通事故。2005年2月19日,东源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认定梁xx承担事故主要责任,谢xx承担事故次要责任。

事故发生后,各死者家属分三案在广东省东源县人民法院起诉xx汽车公司、陈xx、xx保险公司、xx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山西分公司(简称xx保险山西分公司)等各被告,案号分别为(2005)东民一初字第171号、174号、176号。2005年8月22日,东源县人民法院就(2005)东民一初字第176号案作出一审判决:判决xx保险山西分公司赔偿50000元,xx保险公司赔偿62980.24元,陈xx赔偿96953.88元,xx汽车公司对陈xx承担的赔款承担连带责任。2005年10月9日,东源县人民法院就(2005)东民一初字第174号案作出一审判决:xx汽车公司赔偿77129.50元,扣除已支付的800元,实际赔偿76329.25元,xx保险公司对该赔款承担连带责任。2005年11月5日,东源县人民法院就(2005)东民一初字第171号案作出一审判决,判决xx保险公司赔偿83577.59元;陈xx赔偿195014.39元,xx保险山西分公司在保险范围内承担连带责任;xx汽车公司对陈xx的赔偿款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2006年7月18日,(2005)东民一初字第171号案原告魏xx向东源县人民法院申请再审,2008年1月18日,东源县人民法院(2007)东民再字第01号案判决书判决维持(2005)东民一初字第171号的民事判决。2007年3月21日,东源县人民法院对(2005)东民一初字第176号案进行再审,2008年3月24日,东源县人民法院(2007)东民再字第02号判决书改判如下:判决陈xx赔偿原告梁xx、梁xx、骆xx各项损失118571.82元,赔偿给魏xx死亡赔偿金28382.06元;xx保险山西分公司在保险限额50000元内承担连带责任;xx汽车公司赔偿原告梁xx、梁xx、骆xx各项损失50816.50元,赔偿给魏xx死亡赔偿金12163.74元;xx保险公司在保险额500000元内承担连带责任;陈xx和xx汽车公司对赔偿款承担连带责任。

判决生效后,xx汽车公司依据判决赔付了各案原告其应承担赔偿责任部分的损失,陈xx对其应履行的291968.27元(96953.88元+195014。39元=291968.27元,该赔款xx汽车公司承担连带赔偿责任)赔偿义务未作出任何履行,2009年10月15日,东源县人民法院就xx汽车公司与陈xx承担连带责任的赔偿部分强制执行,划扣了xx汽车公司银行存款134900元,2010年1月28日又划扣了83000元,合计划扣了217900元。

原告在被告投保了第三者责任险,赔偿限额为500000元。此次事故,xx保险公司三案合计赔付了223687.33元(即xx汽车公司在三案中的按照事故责任赔偿原告损失的30%的部分),因保险公司所承保的第三者责任险的保险标的是减轻被保险人对第三者依法应付的赔偿责任,而被保险人于案中依法应付的赔偿责任包括对内的按份责任,又包括对外的连带责任,因此,被保险人xx汽车公司承担的法院强制执行的连带责任赔偿部分217900元(在保险赔偿限额500000元内)应由被告xx保险公司承担保险赔偿责任,为此,原告现起诉请求:1、判令被告向原告支付保险赔款217900元及利息(其中134900元的利息自2009年10年15日起至赔付之日止,83000元的利息自2010年1月28日起至赔付之日止,利率按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标准计算);2、由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被告中国xx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广东分公司辩称:原告2004年8月投保的机动车第三者责任险,依法应认定为商业险,应当按照《保险合同》的约定和《保险法》的规定确定被告的赔偿责任。根据东源县人民法院的生效民事判决和机动车第三者责任保险条款的约定,被告已完全履行了保险合同义务。原告基于共同侵权行为而产生的连带赔偿责任,依法不应由被告承担。因承担连带赔偿责任而被法院强制执行的217900元款项,原告应当通过向赔偿义务人陈xx行使追偿权来实现权利,而不能转嫁给被告承担。一、本案依法应当适用东源县人民法院审结交通事故受害人提起的赔偿案件时的法律。新法没有溯及力。二、本案机动车第三者责任险的险种性质是商业险。在责任构成上,商业第三者责任险采取的是保险公司根据被保险人在交通事故中所承担的事故责任,来确定其赔偿责任。第三者责任险采用的归责原则是“过错责任原则”,与后来实施的交强险无任何关系。三、保险车辆发生保险事故对第三者造成人身或财产损害的,只有依法应当由被保险人承担经济赔偿责任的,保险人才依据保险车辆驾驶人在事故中所负的责任比例,负责相应的赔偿责任,并且在第三者责任赔偿后,对被保险人追加的赔偿,保险人不再负赔偿责任。四、根据东源县人民法院的生效民事判决,本案原告应承担30%的赔偿责任。被告合计赔付了223687.33元。依法应由原告承担赔偿的相应责任,被告已按照保险合同的约定完全履行。五、原告所负的连带赔偿责任,是基于共同侵权行为而产生的,应当通过行使追偿权来实现权利。原告将这种连带责任转嫁给被告承担,违背保险合同的相对性原则,明显缺乏法律依据,也不符合《机动车第三者责任保险条款》第四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八条的约定。原告在本案中主张的217900元损失,是由于粤ABxxxx号保险车辆发生交通事故后,根据东源县人民法院的生效民事判决确定的内容产生的。虽然也是因为粤ABxxxx号车辆发生交通事故而产生的损失,但该损失是由于原告依照法律规定对交通事故中另一致害人陈xx所应承担的70%赔偿责任所负的连带责任而产生的。该责任最终还是应由陈xx承担。原告在履行了连带责任后即取得对陈xx的追偿权。综上所述,被保险人基于共同侵权行为产生的连带赔偿责任,与保险公司无关。原告起诉主张被告赔偿其217900元损失,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应驳回其诉讼请求。

经开庭质证,被告对原告提供的证据表示没有异议,本院依法予以认定。

根据双方当事人的陈述及有效证据,本院确认原告所述属实。

另查明:2004年8月,原告为号牌粤ABxxxx号车向被告投保,被告同意承保并出具《机动车保险单》一份,载明承保险种包括第三者责任保险金额50万元及不计免赔特约(第三者责任保险)等。《中国xx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机动车辆第三者责任保险条款》第四条约定:被保险人或其允许的驾驶人员在使用保险车辆过程中发生意外事故,致使第三者遭受人身伤亡或财产直接损毁,依法应当由被保险人承担的经济赔偿责任,保险人负责赔偿。第二十三条约定:保险人依据保险车辆驾驶人员在事故中所负的责任比例,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第二十八条约定:赔偿金额经保险人与被保险人协商确定后,对被保险人追加的索赔请求,保险人不承担赔偿责任。

本案在审理过程中,原告明确诉讼请求217900元的计算依据:(2005)东民一初字第171号案的生效判决中陈xx应承担的执行款,包括本金195014.39元以及相关的诉讼费、执行费;本案中的陈xx是另一肇事车辆的车主,法院认定原告与陈xx两机动车辆是共同侵权,对方是主要责任,占70%,原告是次要责任,占30%;在该案实际执行中,法院依据该判决的第三项执行原告,由原告对陈xx承担的赔偿款承担连带赔偿责任。被告表示,对于原告上述(2005)东民一初字第171号案的相关事实没有异议,原告应承担30%的赔偿责任,被告已履行了赔偿义务。被告认为,原告对陈xx所负的70%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后应向陈xx主张权利,而不是向被告主张权利。

本院认为:原告就粤ABxxxx号车向被告投保机动车保险,双方之间的保险合同关系成立、有效,保险单及保险条款是对保险合同当事人权利义务的具体约定,双方均应切实履行。本案中,双方对原告就粤ABxxxx号车按事故责任比例承担30%的赔偿责任,并已由被告实际赔付的事实没有异议,本院予以认定。原、被告双方的主要争议焦点是:原告对于其余70%的事故责任即AKxx*号车陈xx承担的赔偿款承担连带责任后,被告应否对此承担保险赔偿责任。本院经审查认为:一、被告因保险车辆发生保险事故依法应由原告承担赔偿的相应责任,已按照保险合同的约定履行。根据《机动车辆第三者责任保险条款》第四条、第二十三条的约定,保险车辆发生保险事故对第三者造成人身或财产损害的,只有依法应当由被保险人承担的经济赔偿责任的,保险人才依据保险车辆驾驶人员在事故中所负的责任比例,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并且在第三者责任赔偿后,对被保险人追加的赔偿,保险人不再负赔偿责任。本案所涉的粤ABxxxx号保险车辆发生保险事故后,被告已经根据生效民事判决确定原告应承担的30%赔偿额承担保险赔偿责任,并已实际履行。二、原告所应负的连带赔偿责任是基于共同侵权行为而产生的,应当通过行使追偿权来实现权利。原告在本案中主张的217900元损失,是基于粤ABxxxx号保险车辆发生交通事故后,根据广东省东源县人民法院(2005)东民一初字第171号民事判决第二、三项确定的内容而产生的。但该损失是由于原告依照法律规定对交通事故中另一致害方AKxx*号车车主陈xx所应承担损失的70%赔偿责任所负的连带责任而产生的,该责任最终还是应由陈xx承担,原告在履行了连带赔偿责任后即取得了对陈xx的追偿权。三、保险合同对于第三者责任险的保险责任和按事故中所负的责任比例承担赔偿责任的约定明确并无歧义,原告主张被告对超出事故中所负的责任比例承担赔偿责任,不符合《机动车第三者责任保险条款》的约定,也不符合上述生效判决的认定。因此,原告据保险合同关系起诉被告不当。至于原告在承担连带责任后对相关主体享有的合法权利,依法可另循法律途径解决。综上所述,被告已经履行了保险合同义务,原告基于共同侵权行为而对另一责任主体所负的连带赔偿责任,依法不应由被告承担。现原告起诉主张被告赔偿损失217900元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第三十四条、第六十三条,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广州市xx汽车运输有限公司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4570元,由原告广州市xx汽车运输有限公司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苏 杰 威

                               人民陪审员   刘 洁 完

                               人民陪审员   符 永 红

二○一一年十一月九日

本件与原本核对无异

                               书  记  员   张 美 婷

                               书  记  员   陈 妙 慧

 

律师点评 (张志锋律师 133 1625 9223)

保险公司是否承担被保险人基于共同侵权连带赔偿的责任,在法律界尚存争议。在全国各地法院的审判实践中,保险公司往往面对“十判九输”的不利结果。本案判决无疑是其中的亮点。因为,合同法平等地保护双方当事人的合法权益,而不应只注重保护其中任何一方,这是合同自治的应有之义。